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被凝結的歷史-【對照記】



「其實推動歷史或社會前進的力量的,從來不是權力者,而恰恰都是被剝削者,或是所謂的無力者。」這是影片中最吸引我的一句話。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住在帳篷內的化學家:史考特的決定


『"你瘋了嗎?"

幾乎每個人聽到我說我預計在帳棚裡度過這個冬天甚至更久時都會有這樣的反應。


為什麼?我這個21歲的中產白人學生,其實有錢去過還蠻舒適的生活,


會決定要住進帳篷內,而且還是在寒冬之中....?


答案並沒有我預期的那麼簡單,但我會試著說個大概。


我相信,只要我們人類稍微不要那麼物質主義一點點...對我們人類本身


以及其他動物都會有幫助,我認為我們用錢的方式將消費者和產地之間


分了太多太多層了,我認為擁有少一點、分享多一點才是開心的關鍵。


我不覺得金錢本身是邪惡或是怎麼樣,我只是覺得它是有成癮性的,就


像品客和安非它命。





所有成癮性物質本身對使用者及社會來說都有正面以及負面的效果,大

部分的人都同意要避免成癮的負面影響,最好的方式就是降低或是乾脆


不要使用那個東西。


2015年9月10日 星期四

無價書

空屋筆記的無價書已經出版囉
有興趣的可以到SOS去訂閱
https://sosreader.com/project/house_note/
或是到空屋筆記雲端據點去排隊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pricelessbook/


我曾經認真地想要出書…..我是說真的,空屋筆記這個部落格裡的文章幾乎都是以要放在書裡的心態在寫的。然而,這個部落格裡的內容,尤其是關於我在克羅埃西亞屠宰場裏頭的經驗,本身就充滿了濃濃的反資本反消費主義思想,這樣子的概念……其實非常難被當成一本一般的書來出版,你賣一本介紹如何不花錢還是可以過得很開心的書,就好像是出一本教別人不要破壞森林,結果書裡的紙張卻是用森林裏頭砍下來的樹木做的。





我的文字不會有智慧財產權,我不介意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去轉載或是拿去利用。

當然,我還是會希望人們不會拿去做商業用途,如果真的被拿去亂用的話……我會非常難過......




但也就只是非常難過而已。

2015年9月5日 星期六

六個被誤解的剩食迷思




"美國每年丟棄了市值一千六百五十億美元的食物,這些食物足以裝滿七百三十個足球場。

「看著所有"從產地離開卻到不了餐桌"的食物實在是非常糟糕。」John Oliver說:「首先,而且最明顯的,美國有很多人非常需要食物。2013年,有近五千萬個美國人生活在沒有穩定三餐的家庭,意思是說他們一年之中得熬過好幾次餐桌上可能幾乎沒有食物的日子。」

「被丟掉的食物同時也在掩埋場中分解,產生了許多的甲烷。」

「美國家庭平均浪費了15到25%的食物,這不是一筆小錢耶。想像一下你買了滿滿四大袋的食物走出超市,然後其中一袋你就直接丟掉了!」

「我們都以為如果你把食物捐出去結果別人吃了以後生病了,你會被告,我原本也這麼以為,但事實上,我們查遍了所有資料,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捐贈食物而被告的,這根本沒有發生過。"...............上週今夜




食物浪費無疑是一個極大的醜聞,美國生產的食物中有將近四成是根本不會被吃掉的。
然而,在大家不斷的爭論著該怎麼減少食物浪費的同時,人們對於剩食在安全上以及法律上還是有非常多的誤解。


2015年9月1日 星期二

沙發客來上課計畫



給所有對沙發客來上課計畫有興趣的人們,



過去的一年,我在雲林的一間國中當替代役,在那一年,我們邀請了將近二十個、來自超過十個不同國家的外國人來到我們學校,跟學生互動。



來自瑞典的企業家、西班牙的惠普工程師、印度的老師、日本的街頭藝人、還有烏克蘭的職業旅行家,



到底從哪裡找來這些有趣的人?


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Freegan雜耍師所謂的工作























Alex來自希臘,雖然不是克羅埃西亞人,但是他在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已經待了好一段時間了,所以克羅埃西亞文非常流利。過去五六年來,Alex都住在巴爾幹半島各地的空屋,沒東西吃就去菜市場撿丟在地上的蔬菜回去吃,他本身也是一個超級厲害的Vegan大廚,只要給他一瓶啤酒,他就會乖乖去廚房變出一大堆超神奇超好吃的食物。






但真正有趣的,是Alex所謂的工作…….



Alex會倒立、騎單輪車、扯鈴、拋鈴、耍火還有丟球(他可以一次丟五顆耶!),他之前旅行無聊的時候,會到市中心廣場或是觀光景點去,開始表演雜耍,當小丑。他可能表演個一個小時就可以收到許多人的小費了,重點是,這個Freegan平常根本用不到那麼多的錢,所以,就算表演所賺的錢其實不多,他還是花不完。






「所以,我表演完以後,就會拿著那些錢到超市裡去買一瓶啤酒……..沒辦法,我在超市垃圾桶找不太到啤酒,而且我喜歡喝冰的。然後,我就回到街上,一邊喝那瓶啤酒,一邊把剩下的錢全部都送給路上的街友,或是任何看起來需要錢的人。你知道嗎?我本來就不是為了賺錢才去當雜耍藝人的,我之所以表演雜耍,只是因為我喜歡別人看我表演時露出的崇拜眼神,我喜歡那些小朋友跑過來看我變魔術給他們看,街頭賣藝……其實是我的興趣,而我真正的工作,你就當作是把這些憑空飛來的錢拿去送給需要的人吧。」他突然將鏟上的雪故意往我身上砸,溜下屋頂說他要去泡土耳其咖啡給我喝,然後留我一個人站在屋頂上發呆。





在這間屠宰場裡頭,的確大多數都是一群無業遊民,但是跟一般人所想的不一樣的是,這些人無業的原因,其實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因為他們有辦法不需要每天上班八個小時還是可以過的很輕鬆很自在。因此,他們比一般人每天多出了八個小時的自由時間,這些多出來的時間,他們不是拿來發呆,而是嘗試著自己種菜、整修房子、玩音樂,練習雜耍,還有……幫助別人。






他們身上幾乎都沒甚麼錢,可是他們卻有整天的時間無條件地幫助別人,並試著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

2015年8月22日 星期六

真的垃圾食物計畫:一間把垃圾變成食物、想付多少就付多少的咖啡廳



想像一間咖啡廳,你進到裡面,可以隨自己喜好去點蛋糕、輕食、濃湯還有咖啡,吃完以後,到了櫃台準備要付錢,卻發現上面寫著”想付多少就付多少”(Pay as you feel),當你正在猶豫著到底該給多少錢時,跟在你後面進來的兩個客人,一個人吃完飯後,很自然地脫下襯衫到廚房裏頭幫忙洗碗;另一個則帶著他家冰箱一些用不太到的食材過來準備變成明天的菜單。然後你抬頭看了一下招牌,上頭寫著:「真的垃圾食物計畫」




從2013年的十二月,在英國的Leeds出現了第一間像這樣子PAYF(Pay As You Feel)的咖啡廳。如今,這間咖啡廳已經供應了九萬份的餐點給超過六萬位民眾。



然而,才短短不到兩年,這個瘋狂的點子已經不再是甚麼烏托邦式的社會實驗,真的垃圾食物計畫已經延燒至英國其他地方,像是曼徹斯特、Bristol、Saltaire甚至還到了洛杉磯、華沙和蘇黎世等地,串聯了110間相同概念的咖啡廳。


    

「這讓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可以聚在一起,沒有金錢,也就沒有利害關係。人們開始成立真的垃圾食物計畫因為他們已經受夠了這個社會,而且開始關心周圍的其他人們。」



「想付多少就付多少並不代表免費,這是要人們去衡量生產出這個食物所需要的人力、資源、時間、跟環境,然後付出你覺得這些食物到底值些甚麼,你必須為你的食物做些甚麼,只是在這邊,除了金錢以外,時間和勞力也都可以被視為貨幣。」


2015年8月8日 星期六

沒錢並不會讓一個人貧窮,讓一個人貧窮的,是其他人的富有。



過去幾百年來,非洲撒哈拉沙漠裡頭的遊牧民族,平常在沙漠裡生活,在各個綠洲放羊吃草,需要錢的時候,他們就牽著羊兒到城市的市集賣掉,這樣的錢,就足夠他們買鹽、買油,或是其他難以自給自足的必需品。




後來,外來的企業到了沙漠,突然想到了一個好點子:在沙漠裡頭游泳是一件多麼酷炫的事情啊。於是,他們在綠洲旁邊蓋起了游泳池飯店,綠洲的水源瞬間有大半都被關進了游泳池內,然後不斷排出垃圾以及汙水。

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People on the road:台商大叔的巧克力布朗尼

「這個給你吃。」一個從上車開始就一直嚼檳榔吐髒話的台商大叔拿了一袋黑黑的東西給我。


「這是甚麼?」我有點擔心的問。

「幹,巧摳力布朗尼啦,我昨天自己做的。」他很豪邁地說,然後他注意到我不可置信的眼神。

「我上次看網路上說核桃裡面的那個膜阿,對攝護腺和腎臟很好,我想說媽的哩,這麼好用,我就從大陸買了五六斤的核桃回家剝,然後拿那個膜泡茶。結果勒,幹,裡面的核桃都沒人要吃,我就叫我女兒寫食譜給我,然後我昨天就把那些核桃拿去做布朗尼。」我看著那個袋子......這是用裝檳榔的袋子裝的吧。



「妳女兒沒有教你做喔?」我問。


「幹,我自己黑白做的啦,她寫食譜給我就很好心了,我之前有回台灣做過幾年餐廳,我也甚麼都不會啊,就在長榮大學對面開餐廳然後隨便亂煮,幹我隨便亂煮那群學生就隨便亂吃,有學生想要來打工,我就跟他說你肚子餓就跟我說我煮東西給你吃,然後你看有沒有碗自己幫我收一收或是洗一洗就好,這些學生竟然想跟我學煮飯,他媽的我自己都沒學過是要怎麼教人啦。」

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

要帶給別人快樂,根本不需要任何資格


<給鴨子吃的麵包>

「喂,楊先生嗎?我是昨天的麵包店啦,我們這邊有麵包,你過來一下吧。」晚上十點多,電話那頭傳來有點豪氣的聲音,躲在Seven座椅上用電腦的我則立馬騎上腳踏車衝了過去。

到了麵包店,老闆隨手拿起一個袋子,接著就將架上的麵包一個一個掃了進來,以包肉鬆或是青蔥的鹹麵包為主,裝了滿滿一袋後,他將整袋麵包拿給我。


「真的非常謝謝你,我們會非常珍惜這些麵包的。」我對著找賴打要抽菸的老闆鞠躬。


「不用謝啦,反正這些麵包本來就是要給鴨子吃或是丟掉的,你們用的到最好。」他點好了菸,揮了揮手將我打發走。

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為什麼要佔領空屋?

為什麼要佔領空屋?


在克羅埃西亞住了快半年的空屋,我還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漸漸理解那群傢伙到底在想甚麼。我想,在台灣,「佔領空屋」這個觀念並不會比死刑或是同性婚姻等議題親民多少。

我完全沒有打算讓人們認同或支持佔領空屋,現階段,我只希望人們試著去理解他們為什麼會這麼想,理解之後,絕對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但理解,絕對是評斷的先決條件。


「People judge because they don't understand.People respect because they try to understand.」
人們因為不理解而批判;人們因為嘗試著去理解而尊重

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

沙發客來上課:小提琴與Free hug(Koichi&Crystal)

2011年三月十一號,日本的海嘯以及核災震驚了全世界。不久後,發生了另一件同樣震驚世界的消息,台灣對日本捐了約2.5億美元協助賑災,成為全世界對日本大地震捐款最多的國家,其中九成是來自民間。




「可是,日本人跟台灣人其實並不太熟。」Koichi說,他在澳洲打工度假時認識了很多台灣人,交了很多台灣朋友,他發現台
灣人普遍都對日本文化瞭若指掌,甚至每個人都會說個簡單的「阿哩壓豆」或是「甘八茶」。但他卻一點都不了解台灣的文化、台灣的歷史…….」

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沙發客來上課:金字塔怎麼說?(Derek)

離開學校後,開始在台灣各處生活,在台南找朋友時,意外認識了來自美國的Derek,這個中文名字叫做岳凱的黑人男生一出口說話竟然直接就是超流利的中文,瞬間把我嚇個半死。



「你中文怎麼這麼好啊?」我問他。

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沙發客來上課:一千七百輛便車中的壞人(Anna&Bogdan)


禮拜天的早上,接到了一通陌生的電話。



「你好,我車子上有兩個外國人,他們請我打這支電話找你,我現在在圓環這邊。」



這一對沙發客明明早上還在台北,竟然中午還沒到就成功從台北搭便車到我們學校來了……一整個超快。



載他們過來的大叔不太會講英文,他拿了一張紙條寫下了自己的姓名和電話交給我說:「如果他們晚上沒地方住的話,可以讓他們來我們家住。」說完就開著車離開了。



Anna和Bogdan又是一對烏克蘭夫妻,年紀跟Orest和Marta差不多,他們這兩對夫妻在烏克蘭都是名人,彼此認識但都還沒有見過面,想不到竟然會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先後來到了我們學校,然後一個月後,他們還真的在越南首度相會了。



他們是我所認識最專業的Hitchhiker,他們花了十四個月搭便車環遊世界,搭了超過十萬公里的路程,一千七百輛的便車,其中還包括二十五台摩托車、十幾次的警車、一次救護車、一次運鈔車和一次裝甲車(當然這三輛當時都沒病人、沒鈔票也沒火藥。),更扯的,還有12艘的船跟一次從汶萊飛到杜拜的便機。


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People on the road:最務實的白日夢



直到離開大家,變成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我才終於感覺到......自己又回到了兩年前在克羅埃西亞那種充滿絕對不確定感的心境。




我覺得我好需要這種感覺,但是又好怕這種感覺........





才發現





自己好像已經太久沒怕過了。




在路上一邊走一邊想,然後一台機車在身旁停了下來,問我要去哪?



「.....不知道耶,都可以。」


兩年後,我終於再度講了這句話,不過這次是用中文,而不是英文或是比手畫腳。

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短漂泊(終):燒掉護照的男人

<二十年的旅伴>




搭便車從Pula回到了Rijeka,
進到了Hostel裏頭,門房那個姊姊跟我說今天只有我跟另一個亞洲男生而已,我到了房間裏頭放下背包趟在床上發呆小歇。
她剛剛提到的房客就回來了,是一個快要中年的亞洲男子。

「Hello,where are you from?」我問。

「Taiwan。」

一聽到他的回答我就哇出來了,在外頭這麼久,其實還蠻少看到台灣人自己一個旅行的,尤其是男生,更何況是這個年紀還會一個人自助旅行的台灣男生。

2015年4月19日 星期日

為什麼我這麼討厭錢?


如果財富真的完全取決於工作的辛勞程度,非洲每一個女人都應該是百萬富翁了。

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短漂泊(下):帶著訊息的人


<珠寶界的全球化與直接貿易>


喬瑟夫的商店主要賣的是珊瑚飾品.....他從台灣買來珊瑚原料然後在薩格勒布加工製成項鍊、手鍊等飾品。
除了珊瑚,他以前也做過許多珠寶的買賣,在賣珊瑚之前他長期在印度跟中國經商。


「珠寶這種東西,絕大多數是大陸自己或是非洲東南亞窮國提供的原料送到香港跟台灣這兩個超級集散地,再被歐洲公司買下運到印度齋浦爾切割琢磨,送到法國、義大利的名牌精品店,最後,再由大陸觀光客用一百倍或一千倍的價格開開心心的買回去退稅帶回家鄉,然後帶回家鄉….」喬瑟夫說。

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

沙發客來上課:在烏克蘭,認真工作是沒有辦法去旅行的(Orest&Marta)


Orest 和 Marta是一對十一月初才剛結完婚的烏克蘭夫妻,當時在台灣蜜月旅行。對許多人們來說,他們這對夫妻根本就是完全的人生勝利組,男的帥,女的美,一年有六個月以上都在世界各地旅行,而且該玩的該體驗的一個沒少過。他們將在各個國家旅行的紀錄都做成影片,質感超好的就像是在看Discovery頻道的感覺。


這是他們在斯里蘭卡的影片


2015年3月30日 星期一

富裕的窮光蛋

<出櫃>



大仔是我克羅埃西亞第一個沙發客,他的檔案裏頭只有簡短的自介,沒甚麼評論,甚至連看的到臉的照片都沒有。但是我卻從他僅有的一個評論及自介裡頭短短的幾句話,決定寄信過去給他。


「我相信透過人們彼此的分享,受益的絕對不單只是你我雙方,而是終將擴及到整個世界。」大仔在上頭寫到。

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沙發客來上課:為什麼老師不能犯錯?(Vinay)



「你好,我是Vinay,我現在已經到斗六車站了,我放完腳踏車後就會到你們那邊去喔。」電話一頭傳來讓我嚇得半死的流利中文。



Vinay之前在新加坡當電腦工程師,後來把工作辭掉了然後到亞洲各國去旅行。去過韓國、越南、馬來西亞、寮國、及大陸,最後來到台灣學中文。然後在回印度前騎腳踏車環島,途中來到了我們學校。


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短漂泊(中):喬瑟夫與蘇西

<喬瑟夫與蘇西>


聖痕老伯載著我在Istria半島內的森林一路往義大利開去,他們原本打算帶我去克羅埃西亞邊境的一個小賭城去玩玩。

但搞笑的是,我們在森林內開了一兩個小時,卻一直找不到路出去,還不斷的一直鬼打牆經過同一間餐廳,當我們第三次回到那間餐廳時,聖痕老伯終於認輸妥協,決定下車去餐廳問路。

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沙發客來上課:做自己命運的主人(Tiff)


因為禮拜一跟禮拜二我都要在顧門口,所以這一次Tiff來學校我幾乎都沒有跟他一起去班上,直接丟給主任和來當經紀人的小花去處理。


這個刺青、光頭、穿耳洞的巨大瑞典人瞬間就引起了全校師生的注意。無可避免的,他成了學校宣導刺青的極佳案例,他身上有兩道刺青,第一道是右手上一個完全看不出來是甚麼東西的刺青,那是他十九歲時給他當時的女友刺的,他非常後悔刺那個刺青,不單單是因為他後來跟那個女生分手,重點是……那個刺青超醜的。所以Tiff後來又花了好多好多的錢跟時間去做雷射要把那個刺青除掉,但卻怎麼樣都不能完全消掉。

「要刺青,就等成年以後,而且,不要很蠢的去刺你男朋友或女朋友的名字,那絕不代表愛,最最最重要的一點,不要刺那種會醜到讓你後悔的刺青.....」Tiff這麼對學生說。


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短漂泊(上):聖痕老伯

<搭便車前輩>

第一次在克羅埃西亞搭便車,同時也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搭。
結果,才走到城市邊緣,就遇到了第一個麻煩,
這個交叉口幾乎沒有車子經過,但再走下去就是高速公路了,
我不敢在高速公路上面走......

在那個幾乎沒有車的路口待了約十分鐘後,
涵洞中走出一個穿著夾腳拖、揹著大背包的傢伙。

這個夾腳拖一定也是來搭便車的.....

他走到我旁邊跟我說了聲Hi,我跟他說這邊沒甚麼車子會經過,再走過去一點有一個加油站,但是前面就是高速公路,我不知道怎麼過去。
結果,夾腳拖喔的一聲後......就很自然的就往高速公路的草皮上走去,
我也硬著頭皮跟在他後面走過去(就當草皮不算是高速公路吧.....)

這個瀟灑的夾腳拖從波蘭一路搭便車搭到克羅埃西亞來的德國人,
現在累了想要回家去。

走了五分鐘,到了加油站後,我正準備從包包裡拿出我的牌子來。
結果這個夾腳拖就像散步一樣,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一台休旅車旁,開始跟那個在整理後車廂的司機聊天。
然後不到一分鐘,他又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我這邊......跟我道別。
他說那台車子可以載他到奧地利

......這真的是太犯規了。




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沙發客來上課:溝通不是只有語言而已(Salva)


「兩年前,我在巴塞隆納接待了一個日本人,他當時跟我說他已經去過了五十個國家了,我這十六年來都在惠普工作,要像他那樣去那麼多國家對我來說有難度,但是,我可以在家接待不同國家的人啊,所以我決定用接待五十個國家的旅人來替代去五十個國家旅行的目標。」

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重新吃肉的素食者:Marco的眼淚


Marco,是個在奇妙機緣下闖入我們屠宰場的義大利人,他原本是個街頭藝人,申請了以色列那邊的大學準備要到那邊去學希伯來文,真正有趣的地方是,這傢伙決定開著他的寶貝露營車、載著兩隻寶貝狗兒,一路從義大利開車開到以色列去……結果,Marco在保加利亞的邊境被哨口的警察攔下,他們查遍了他的露營車後,決定禁止Marco進入保加利亞,或者說,Marco可以進去,但是不能帶那兩隻狗狗進去,Marco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那兩隻健康的狗狗竟然不能入境,最後,那邊的警察給了他一個我目前為止聽到最扯的理由:「你那兩隻狗狗是雜種的,讓牠們進去我們國家的話,很可能會汙染的我們國
家狗狗的純正血統。」

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

沙發客來上課:德國都是希特勒?(Leah)




Leah是我目前接待過最年輕的沙發客,一個才十九歲剛要上大學的德國小女孩

即便如此,雖然她在德國出生,但卻在美國長大,並且在國中的時候,又搬到荷蘭去。

所以對Leah來說,

德語、英文和荷蘭文都是她的母語

「但我搬去荷蘭的時候年紀已經有點大了,所以我說荷蘭文的時候就會有一點口音,我妹妹搬過去的時候才國小,她就完全不會有口音的問題。」
Leah說。



Leah的爸爸似乎是個研究通訊,像是手機這類東西的教授,
因為要來台灣工作、蒐集數據,所以她便跟著過來。
結果一個禮拜後,她爸爸工作完要回去了,這個女兒竟然不跟著一起回去,反而留下來在台灣獨自旅行。


2015年2月17日 星期二

Free tour:免費導覽






「如果等下有人問我跟你是甚關係的話,不要說你是找我來當導覽的,就說你是我朋友或是沙發客就好了」在火車站見面寒暄完後,Zenid將帽子壓低跟我這麼說。

2015年2月7日 星期六

沙發客來上課:從零開始的新學期(Anais&Quentin)



「有一次我們在土耳其搭便車,有一輛警車就開到我們的身邊,停下來,然後問我們兩個在幹嘛,他們聽完了以後也跟一般人一樣,說我們不應該搭便車,太危險了。可是,那兩個警察不但沒有趕我們走,還直接站在路中間對一輛一輛的來車招手,在攔車這方面,警察的能力甚至超過漂亮女生,因為只要他舉手,車子一定會停下來……結果阿,那兩個警察就真的攔車下來臨檢,他就問車主們要去哪裡,然後問完看了一下沒事就讓車主離開,等到第三輛,他們聽到車主說出的目的地跟我們要去的地方一樣時,他就直接叫那個車主開門讓我們上車,臨走前,還跟我們說他覺得這台車應該很安全,而且他已經記下車主的長相跟車牌了,有問題的話就打給他們警察局,然後對我們眨了眨眼。」

2015年1月29日 星期四

Free Shop:免費商店




我們佔領的這一棟建築,主要有兩個出入口,一個是前方的大門,另外一個則要從遠方的倉庫爬進二樓的窗戶裡,前面一個多月我們沒有鑰匙的時候都得這樣子進出,大夥的生活空間幾乎都在二樓,至於一樓的空間……平常幾乎都是鎖起來的,Antonija一直跟我說一樓的空間目前只有Metija的錄音室,他們還在打算利用一樓的空間來辦活動或是開的商店甚麼的。



「這個地方根本沒有人會經過,你商店怎麼可能開得起來?」我問,Antonija對我嘿嘿了兩聲就不講話了,故意跟我賣關子。



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沙發客來上課:台灣什麼最好玩?(Sooram)


Sooram是一位喝醉酒後走在路上會把不小心看到的巨大泰迪熊給抱回家的韓國女生,就讀首爾大學,雙主修中文和電腦(甚麼詭異的組合= ="),目前人在南京大學當交換生,中文雖然還不是很流利,但是......超級標準,幾乎沒有口音的感覺,她說她上個暑假曾經到上海去交流,回來的時候中文甚至講得比英文還好,後來反倒有點生疏了。
Sooram先到我家過了一個周末,禮拜一才跟著我到學校去找學生,然而,因為當時是暑假,所以學校裡只有在練球的校隊學生在,而我當天又要站傳達室沒辦法亂跑,於是,我幾乎都直接把Sooram丟給那些緊張得半死的學生們照顧,還把原本應該是我要負責的拍照工作都丟給這個她,然後自己就溜回去傳達室值班了。

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殖民地欠殖民者的債務:如果獨立,只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殖民?


1958年,當時幾內亞正決定脫離法國的殖民統治,並爭取獨立,他們的舉動惹火了巴黎的法國菁英們,於是,法國政府便決定抽回或是毀掉所有他們口中「被法國殖民的好處。」三千多民法國人搬離幾內亞,帶走了所有的財產,同時毀掉了一切帶不走的財產:學校、醫院、公家機關等都被拆除,汽車、書本、藥品、研究器材跟農機等也都被破壞殆盡,甚至連牛羊跟馬等牲畜也被殺光,糧倉裡的食物不是被燒掉、就是被下毒。



法國想透過這個極度誇張的行徑來給非洲其他的殖民地一個殺雞儆猴,看看誰敢再說要獨立。



We prefer freedom in poverty to opulence in slavery

「與其當個富裕的奴隸,我們寧願當個貧困的窮人。」
這是幾內亞當時的口號



可惜,當時沒有任何其他國家有著如此的勇氣去跟隨幾內亞的腳步。



不過,一個在迦納跟布吉納法索旁邊的小國,多哥共和國,他們的總統Olympio想出了一個折衷方案,他不跟法國硬碰硬,相反的,他同意每年支付一筆錢”租用”那些因為被法國殖民而得到的好處。在當時,這是唯一一個可以讓法國不要在離開前將他們國家毀掉的方案。但該死的是,法國估計的租金金額卻龐大的令人難以想像…..將近他們國家40%的年度預算。



多哥的金融非常地不穩定,為了解決這個問題,Olympio決定要放棄使用非洲法郎,並生產自己國家的貨幣。接著,1963年的一月十三號,Olympio就被一群法國士兵給殺害了(受雇於法國領事館),這位多哥歷史上的第一位總統死在他開始印自己國家的貨幣的三天後。



Olympio的夢想是打造一個自給自足的國家,很顯然的,法國並不喜歡這個夢想。



馬利的總統也有類似的念頭,1962年,他決定脫離使用非洲法郎並實行一個相對社會主義的經濟型態,結果1968年……他遭遇了跟Olympio一樣的悲劇。



事實上,再過去五十年間,在非洲26個國家中所發生的67場政變,其中有16個國家是法國的前殖民國家,這段期間,法國不斷的運用傭兵來試圖主導這些國家的政治。



「失去了非洲,法國將會變成第三世界的國家。」法國前總統Jacques Chirac

即便到了現在,還是有14個非洲國家被迫將他們85%的外匯存底放在法國的中央銀行裏頭,同時每年還是得繳著那些給法國的殖民租金。拒絕的,就被傭兵殺掉或是被政變掉,支持的,就可以自己過好生活,然後讓自己的人民生活在極度貧窮當中。



即便連歐盟本身都在抨擊法國這種邪惡的模式,但是可還沒辦法讓法國放棄這個可以從非洲國家拿到每年五兆美元的好生意。



我們常常責備說非洲的領導人們都很貪腐而且整天討好西方國家,然而,他們如果不這麼做,就是被殺掉或是被換下台。他們希望的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國家站出來聲援他們,然而,往往得來的保護卻都必須用他們人民的權利或資源來交換。



以下是十一項從1950年來到現在的荒謬情形



1. 殖民債務(因為被法國殖民而欠的錢)

2. 國家儲蓄自動存入法國銀行(十四個前殖民非洲國家每年的外匯存底都必須交到法國的中央銀行內,法國允許他們使用15%的錢,就是媽媽叫孩子去工作然後再自己發給他零用錢一樣。)

3. 有權利優先使用任何新發現的自然資源(除非法國說我沒興趣,他們才能自己使用或是去問其他國家要不要開發他們的資源。)

4. 永遠必須優先考慮跟法國公司合作。

5. 只有法國可以供應軍用品以及軍事訓練。

6. 法國可以在當地任意部屬軍隊

7. 必須用法語當他們的官方語言,教育也是

8. 必須使用非洲法郎

9. 每年必須計收支財政報告給法國

10. 禁止跟其他國家軍事性結盟,除非是法國說的

11. 必須在戰時或是需要的時候跟法國同盟



原文節錄翻譯自此

http://www.siliconafrica.com/france-colonial-tax/

................................................................................................................



閱讀這篇文章的時候,我越看心情越差,怎麼可以一邊如此霸道的剝削其他國家,一邊卻大張旗鼓地做公益廣告說要幫助他們脫離貧困……



法國到底有沒有權力擁有他們在非洲殖民時期的建設?



想像一下,如果日本不是戰敗無條件離開台灣,而是像法國一樣,將他們在台灣的投資跟建設都名正言順的破壞殆盡後再離開,我們現在會如何?

想像一下,如果日本當時跟台灣簽了類似的合約,嘉南大圳、水庫、鐵路、路燈甚至一大堆的水龍頭,全部都要付租金給日本,我們會怎麼想?


想像一下,當日本強制抓了一大堆台灣高砂義勇軍去打中國人,一大堆台灣女孩去勞軍,然後跟我們台灣人說:「你們能有現在的建設、教育跟生活環境,全部都是因為我們的功勞,這是你們欠我們的。」我們會怎麼想?


的確,這樣子的資訊讓我很自然地把法國跟美國一起歸類在霸道無賴的壞蛋,但我也很清楚,我們無法將憤怒或是責任全都推給法國人或是美國人。整個事件最可怕的地方其實是,這些事情是連多數法國人都不知道的,就算他們知道,這也不是他們可以輕易處理的。



日本也是,我小時候很討厭日本,可能是因為我把自己當成中國人。然而,當我在印度看到一個中國人因為跟日本人打招呼、聊天而被其他中國夥伴瞧不起時;當那個日本男生在跟我自我介紹的瞬間便說:「你好,我知道日本曾經對你們、對中國做過許多不好的事情,我感到非常難過。」我感覺到異常的慚愧,我們憑甚麼把一個國家的歷史跟罪孽放在一個年輕人的身上逼他們承擔,對我們道歉?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沙發客來上課:全世界只有0.08%的人講斯洛伐克語(Andrej)



總算,在三年級的畢業前一天給他們找來了這學期最後一個沙發客----斯洛伐克的Andrej。

Andrej真的超級用心的。他在斯洛伐克、捷克和德國就已經免費開過好幾次課程教學生如何有效的學習新語言。在我跟他聯絡後,他很興奮地馬上答應下來,還跟我討論了好多他該準備的內容,然後,帶著PPT特地跑來雲林找我們。


那群整天等著看帥哥的小女生竟然還不知好歹的嗆我說:「為什麼第一個瑞士男孩很正常,第二個美國的就禿禿的,最後就變成光頭了.....」




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自己的腳踏車自己修....免費腳踏車修理站


在Ivan的協助下,我在跳蚤市場用150 kuna(約750台幣)買到了一台不能煞車的腳踏車。等到禮拜四的時候,循著Lea信中的指示,找到了那間一個禮拜只開一次的腳踏車修理站。協助我的是一個德國留學生,他看了看我的腳踏車後說;「你這個零件我們這邊沒有,你要自己去附近的腳踏車店買。」說著他便將零件的名字寫在紙條上交給我讓我先去買回來。之後再教我怎麼自己將煞車修好、並教我將充滿鏽斑的鏈條拆下來泡潤滑油。

2015年1月13日 星期二

沙發客來上課:有誰是先學會文法才會說話的?(John)



John來自溫哥華(Vancouver),但不是加拿大的溫哥華,而是在美國的溫哥華,

John來自華盛頓,但不是華府的華盛頓D.C,而是華盛頓州。



他在韓國住了兩年,說著一口連韓國人都佩服不已的流利韓語,甚至還跟在韓國的日本朋友學了日文。而我對這位美國肌肉男最深刻的印象,就來自於他那極盡所能運用所有空閒時間的能力。John只要一坐下來,發現沒有事做的瞬間,就馬上把他的中文課本拿出來,然後看著隨處可見的中文字,查書或者直接唸給我聽問我正不正確…….這傢伙學中文才幾個月而已,竟然就已經可以認得台灣路上超過半數以上的國字了,而且跟韓文和日文一樣,他完全沒有上過課、補過習,就只是這樣不斷的將自己的零碎時間用學語言來填滿,以及不斷的跟路人搭訕聊天,完完全全打破我對英語系國家都不學外文的刻板印象。

2015年1月6日 星期二

Dumpster Diving:你敢吃垃圾嗎?



「這個給你戴著等下才比較方便。」Lea將一個可以綁在頭上的手電筒硬戴到了我滿是問號的頭上。一般來說我們只有在沒有電的屠宰場裡面才會需要照明,況且,一個禮拜前,我們終於有電了,屠宰場外的一間咖啡廳很阿沙哩的直接讓我們從他店裡接了一個近百公尺的延長線,屠宰場終於得以重見光明.....也開始變得夜夜笙歌,晚上都不睡覺了。


「不是要去市區嗎?幹嘛要帶手電筒?」隨著電力文明的到來,我以為我已經不再需要過著點蠟燭帶手電筒的日子了。


「我們要去dumpster diving阿!」Lea衝進廚房抓了幾個塑膠袋給我後說。



2015年1月4日 星期日

雞眼睛哲學課





「你們都知道目前肉雞、蛋雞多是養在雞籠裡面的,因為籠子太小太擠,這些雞很容易恐慌、互相攻擊甚至拔自己的羽毛,所以業者必須要把他們的爪子跟鳥喙都剪掉,以免牠們受傷感染。現在,有科學研究證實,如果我們把雞的眼睛戳瞎,牠就不會對擁擠、黑暗的生活空間感到恐慌,也不會互相攻擊,相比其他看的見的雞,盲雞的存活率、換肉率、產蛋量都比較高,而且甚至因此就沒有剪喙的必要性了。如果你們是業者,你們會把那些雞戳瞎嗎?」


沙發客來上課:為什麼學校裡有外國人?(Johannes)


自從到了學校以後,我變成只有周末回台中的時候才能接待沙發客。

有一天,收到了一個沙發客Johannes說想要週末的時候來我們家住,禮拜日直接去清泉崗搭飛機。

我跟他說我們家可以接待,可是要晚上才能回台中接他,他白天不知道要幹嘛,我就跟他開玩笑說:

「那就來我們學校跟學生玩啊。」

結果他竟然回我說

「太好了,這一定超酷的。」



然後我就尷尬了,因為我根本沒想到他會當真。


Pumpipumpe:分享的力量




人們總是這樣告訴我們:「有用到的話就自己買一個吧,將來要用到的時候就不用擔心了。」

然而,
我們有必要每個人家裡都放一架一年可能只會用到一次的梯子嗎?
我們有必要每個人家裡都放一本帶給我們幾天充實時光的好書然後擺在家裡塵封數年只為了將來搞不好會想要再拿來看個幾秒鐘嗎?
同樣的,車子、相機、果汁機、大烤箱、禮服、玩具
我們真的覺得這些東西有被我們真正有效的利用嗎?

為何不將他們分享出去做更有效的運用?


東西應該是被拿來使用的、而不是被拿來擁有的。





我們其實可以輕輕鬆鬆的將現今所消耗的資源降到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 ,而且還不用降低生活品質,為什麼不做呢?

共同廚房、免費商店、自由工具室、沙發衝浪、汽車共享.......




Pumpipumpe 就是一個很有趣的創意,如果家裡有平常不太會用到的東西,就可以去跟他們要那些東西的貼紙。像是腳踏車、雪橇、投影機、投影幕、腳架、望遠鏡、帳篷、影印機.....
甚至是報紙和無線網路都可以。
 


話說,無線網路也太感人了吧,尤其是對在國外旅行的人來說......可以直接去別人家裡借網路就真的太方便了。有時候,人們會彼此用同一個網路,然後平均分擔彼此的網路費,卻會造成有人瘋狂的載電影或是玩遊戲擠壓到了其他人的權利,結果大家便的瘋狂浪費網路流量......只為了不吃虧。
但如果,我們是自願將網路分享給別人,我想大多數的人並不會白目到這樣還敢亂用吧。




比如說這家的信箱上貼了這些貼紙,有人腳踏車沒氣了就可以去跟他們借打氣機,或是家裡需要整修就可以去跟他們借鋸子或是梯子。


更多介紹


有些人會覺得別人來家裡跟自己借東西自己會吃虧,或者是覺得很煩,這當然有可能,但絕對還是有不少人是非常樂意將自己的東西跟別人分享,甚至為此感到光榮的。


就像搭便車一樣,我一點都不想要求那些覺得自己會吃虧的人載我,相反的,我非常希望載我的車主會因為自己能夠載我一程而感到開心驕傲的。


我很喜歡之前學校畢業典禮時,有些同學會拿到許多的花束或是禮物,當然這代表他們人緣很好、親友玩很給力。
但同時,大家也擔心有一些人可能會完全沒有人送花......那畫面多尷尬阿。
所以,許多同學拿到花以後都馬上把花捐出來送給下一個要上台的人
然後那些花就一直傳一直傳,幾乎都是同樣的幾束
有些人會覺得這樣窮酸沒誠意,
但我覺得這樣超棒的阿,
束花這種東西的價值幾乎就只有在對方收到的那一個會最完整的呈現,
下一秒鐘後.....就被累贅了
像這樣子能不斷的傳下去,增加它的價值不是很好嗎?



快樂,只有在被分享的時候才是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