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漢娜鄂蘭:被害者偏見

「試圖去理解,不等於要寬恕,我有這個責任去理解,每一個有膽量把這個主題拿到報紙上來討論的人,都有這個責任去理解......」



可以的話,先看過辛德勒的名單再來看漢娜鄂蘭應該會更有感覺一點。



漢娜鄂蘭是一個從納粹集中營逃出來的猶太哲學家,因為聽說以色列抓到一個納粹軍官艾希曼,並大張旗鼓地要審判他,漢娜於是向紐約客表示她想要去耶路薩冷聽審寫報導。


到了審判現場,她卻發現這個曾經負責運送成千上萬猶太人去送死的納粹軍官艾希曼,跟她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艾希曼一點都沒有一個殺人魔頭該帶給別人的恐怖感覺,相反的,在漢娜眼裡,艾希曼就只是一個中規中矩,認真勤奮,甚麼都不是的小人物。漢娜最後得到一個結果,歷史上最殘忍最邪惡最恐怖的事情,往往不是邪惡的人所為,相反的,卻是在邪惡體制下放棄思考能力的平凡人造成的,她將她的觀察刊登在紐約客上面,旋即引發大眾的強烈不滿,認為漢娜是在為納粹的暴行找藉口,甚至怪罪在那群被欺壓的猶太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