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免費商店守則:如何成立一間免費商店

免費商店緣起


「人類被創造出來,是為了要被疼愛;東西被創造出來,是為了要被使用,這個世界之所以混亂如斯,正是因為我們把東西拿來疼愛,卻把人類拿來使用。」


我們生在一個大家都覺得工作很辛苦、錢很難賺、東西很貴、房價更貴的社會,但同時,環顧我們自己家裡,有多少我們之前花錢買來,如今卻根本沒在用的東西?這些東西長期被閒置在一旁,佔據了一塊我們花大錢買來、租來的生活空間?

我們希望有一個空間,能讓人們分享多餘的東西,而不是只能丟到垃圾桶;我們希望有一個空間,能讓人們重新珍惜那些被閒置的資源,減少不必要的消費;我們希望有一個空間,能讓原本相互築起高牆將自己封閉的都市人們,有機會接受其他人的單純友善的幫助;更重要的,讓他們有機會當個能夠提供幫助的人。


所以,出現了免費商店。



免費商店簡介


免費商店是一個讓資源得以自由流動的空間,人們將自己用不到的東西當成禮物送到免費商店來,不求任何回報,只為了那個東西有機會重新被使用。人們來到免費商店尋找自己需要的東西,不需任何代價,只要好好珍惜那些東西就是最好的回報。

免費商店不是企業,它本來就不是用來賺錢的;

免費商店不是社會企業,基本上也不需要營運成本;

免費商店也不是慈善單位,它不依賴捐款,也不關注特定弱勢;

免費商店由參與者共同經營,任何人都能在這個空間提供自己的貢獻,好讓這個空間持續運作下去。




免費商店守則

守則一、參與前請先了解免費商店。

守則二、免費商店的物品以空間管理人認定的範圍為主。

守則三、留下你用不到的,帶走你用的到的。

守則四、不需要交換,用的到就歡迎帶走。

守則五、請放你覺得會有人想要的東西。

守則六、免費商店不是讓人們解除罪惡感的垃圾場。

守則七、免費商店由所有支持免費商店裡念的參與者共同維護。

守則八、免費商店沒有絕對的守則,實際運作模式以空間管理人規定的為準。



免費商店計畫

免費商店可以以任何形式,出現在任何地方。目前多以咖啡廳、書店、教室、辦公室或是社區活動中心為主,可能是一個房間、一個櫃子或只是一個箱子。

我們想要做的,並不是一間非常巨大,甚麼東西都有的免費商店;

我們想要做的,是在社會各個角落,成立無數個小小的,走路就能到的免費商店。

只要有相同的概念,任何人、任何單位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在任何地方成立免費商店或是舉辦免費市集。

我們絕對有辦法用更少的資源,過更好的生活。




常見Q&A


Q1:這是以物易物嗎?
A:不完全是,我們接受交換,但也歡迎任何人直接將用的到的東西帶走。我們也不會因為你放了一個東西,就逼你拿一樣其實你不需要的東西走。

Q2:沒東西提供可不可以拿?
 A:可以,那些東西放在那邊就是要給人們用的。

Q3:真的不用錢嗎?
 A:免費商店裡的東西都是免費的,但是如果你喜歡這個空間,歡迎用你自己的方式提供你做得到的事情。E.g.幫忙打掃、整理,補貼水電費等。

Q4:任何人都可以拿東西、放東西嗎?
 A:只要理解免費商店的理念,任何人都歡迎一起參與。但請試著了解一下免費商店,我們不希望人們在離開免費商店後,仍然是個陌生人。





Q5:我可以拿去給別人嗎?
 A:當然可以,我們也希望你順便跟他解釋這個東西是怎麼來的。

Q6:要怎麼避免某些人把東西拿去賣?
 A:如果來免費商店拿東西的、放東西的人是我們認識的人、我們的朋友,我們就不會擔心他會亂丟垃圾或是把東西都拿去賣,所以我們會希望讓人們在了解免費商店的理念以及認識那個空間以後,才讓他參與。

Q7:東西太多了怎麼辦?
 A:空間管理人可以限定放東西的數量,或是掛上「只出不進」的告示牌,等到東西變少以後再將牌子拿下。

Q8:為什麼不捐給慈善團體?
A:免費商店的成立宗旨不是要激起大家的愛心,也不是要關心特定族群,只是想讓東西能好好被利用而已,我們歡迎有需要的慈善團體來拿,但是我們不會「要求」他們需要我們不需要的東西。

Q9:你們是甚麼單位?
 A:我們不屬於任何單位,我們只是一群,在各地有著類似理念,關心環境、不喜歡浪費,並相信我們可以用更少的資源過著更好的生活的人們。




台灣各地類似理念的地方




另外,下面連結為免費商店守則的印刷版,歡迎大家自行下載影印出來貼在免費商店旁邊跟大家介紹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yDrN1RL3yo_X0lUbC1IX0tuZ1E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良心商店賠錢,不代表你應該對人性失望:想付錢再付錢的OzHarvest超市

常常人們聽到免費商店的概念後,馬上就會聯想到前一陣子很紅的良心商店,同樣也是從國外引進的概念,人們開始嘗試用無店員式的商店模式,沒有店員在櫃台結帳,要買甚麼東西直接拿,然後自己丟錢到櫃檯旁的桶子裡。

良心商店也有各式各樣的形式,可以是在路邊擺攤賣香蕉或水果;可以是在冰箱裡投放上手工的蛋糕或甜點;也可以真的直接開了一間雜貨店。



我其實也很喜歡這樣子的概念,也很喜歡帶來我家住的客人到台中這邊的誠實商店去,裡面有各式各樣古早的點心,還有社區手工做的肥皂和玩具,要喝咖啡的話,櫃檯也有咖啡機可以自己去泡,拿完東西泡完咖啡,就自己到櫃檯去投錢。





然而,之前媒體報導一間良心商店失敗了的故事,因為有許多人沒付錢,東西拿了就走,搞到最後店家經營不下去了。然後大家就開始說那些店家是傻瓜、說台灣人很貪婪、說台灣就是鬼島…...也有人會跑來跟我說:「欸欸,你看看台灣人這副德性,你的理念行不通啦。」





……..




可是免費商店跟良心商店或誠實商店本來就不一樣啊,良心商店只是沒有店員而已,裡頭的產品還是有成本要賣錢的,但免費商店裡的東西並不是商品,原本就是免費的,原本就是要給人家拿走的。只是對一般人來說,這兩種模式都是大大不同於他們平常所習慣的模式,所以才很容易被混為一談。


不過,最讓我在乎的其實是……我不喜歡人們拿良心商店的失敗,來消遣或是嘲諷著說人性本惡。



的確,有將近一成的人沒有付錢,也就是說每十個人可能會有一個人貪小便宜。但換句話說,其實這也代表了十個人之中有九個人是會乖乖付錢的阿,說實話,這比例已經遠比我想像中的高了…...




我只是覺得,如果我們拿那少數幾個人的自私,拿來套用到所有的台灣人身上,說什麼因為台灣人就是貪小便宜之類的話……這對其他九成乖乖付錢的人非常不公平。



為什麼我們這麼習慣拿極少數的族群拿來標籤化多數人?




不過,現實就是,良心商店或是誠實商店這種模式,真的非常考驗人性,這樣子追求雙贏的賽局中,只要出現極少數的不合作的人就會造成巨大的傷害。




既然會有人不乖乖付錢的話,那就把標價拿掉如何?


之前英國那間剩食餐廳---真的垃圾食物計畫(The Real Junk Food Project),民眾進去餐廳吃飯,但是裡頭的餐點並沒有標價,吃完飯後,要付多少錢就付多少錢。去年,台灣也出現了七喜廚房,開始用這種自由定價的方式,讓大家自己決定要為剛剛吃的那一餐出多少錢。





但今天要介紹的,不是餐廳,而是一間澳洲新開的帥氣超市---OzHarvest超市。這是澳洲第一間剩食超市,或者有人說這有點像是食物的孤兒院……裡面塞滿了來自雪梨附近完全可以吃,但是原本可能會面臨被丟棄的食物。

進到超市裡頭,把你需要的食物放到袋子裡,然後到櫃檯會有志工幫你打包(要自備環保袋)……就只是打包而已,沒有結帳。

OzHarvest的核心理念是:「帶走你需要的,分享你能提供的。」他們希望讓人們能有機會取得這些被拯救的食物,尤其是那些急需幫助的人們。


所以,這間超市裡面的東西不是要拿來賣錢的!


但當然,如果你自認自己的經濟能力還過得去,他們也歡迎捐款給他們,要捐多少就捐多少。


意思就是說,並不是只有弱勢族群才能夠去OzHarvest的超市拿這些食物。對我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份。


幾乎每隔幾天就會聽到有人說:「食物不要浪費很好,但你們這些人好手好腳的,就應該自己花錢自己去買食物,要把那些剩食留給需要的窮人吃啊。」



可是,這個社會並不會因為剩食都被拿去給弱勢家庭;舊衣物都拿去給街友;二手手機電腦都拿去給落後國家就變得更好……甚至,在我眼裡,這可能會變得更糟。



現實是,被浪費掉的食物、衣物及東西真的早就超出所謂的弱勢族群所能夠消耗的量了,就算我們把所有被浪費掉的食物都拿去給弱勢族群吃,他們也吃不完,如果忽視了這點,而持續的將界線劃分開來,剩食就只能給窮人吃。「你可以施捨食物給乞丐,但你不應該跟他們吃一樣的東西。」


這樣子跟種姓制度下的歧視有甚麼差別?



漸漸的,我們很可能只是營造出一個:有錢人開心花錢、買新東西、消耗資源,窮人則只配好好珍惜使用那些被浪費掉的資源。


從環境的角度來看,這樣根本一點都不永續。



當然,經濟條件不好的人需要這些被浪費掉的資源,但我覺得,經濟條件好的人其實更應該去吃剩食、穿二手衣。當越來越多社經背景好一點的人們開始珍惜資源,大眾才會漸漸了解---吃剩食根本就不是一件會讓人沒尊嚴的事情,在我眼中,這才是解決資源浪費最根本的一件事。



我們也接受擁抱,因為愛是沒有保存期限的We also accept hugs, because love has no expiry date




我很喜歡OzHarvest網站裡面的問與答,所以大概將他翻譯出來如下,提供給那些不太習慣閱讀英文的朋友。


………………………………………………………………………
1. OzHarvest超市是甚麼?
這是澳洲第一間剩食超市,裡面有捐贈的食物,也有一些原本會被浪費掉的食物,但絕對都是可以食用的。

2. OzHarvest超市有甚麼?
各式各樣的食物,從蔬菜水果、麵包、罐頭到冷凍肉品及飲料等,還有像是盥洗用品等民生用品。店裡的東西視捐贈者及回收狀況而定,每個禮拜都不同, 


3. 剩食(Rescued Food)是甚麼 
我們跟超市及雜貨店回收那些因為過了上架期限而無法再被販售的食物,我們也去挽救那些因為各種商業理由而過剩的產品,比如說訂錯了或是更換包裝。


4. 要多少錢? 
我們的理念是「帶走你需要的,分享你能提供的。」如果你負擔不起而你需要食物,請直接帶走你需要的。如果你有能力分享一些,也請歡迎捐款支持。你捐的每一澳幣都可以讓OzHarvest提供兩餐食物給需要幫助的澳洲人。







5. 需要甚麼條件?
沒有任何條件,這裡所有的食物跟東西都是當地贊助的,我們的目的是要透過阻止食物被浪費、送到需要的人手邊來幫助我們的國家。


6. 怎麼運作?
·         在入口處拿一個購物籃
·         放入你各種需要的食物,有問題歡迎尋求志工協助
·         只拿你真的需要的,讓每個人都有機會享用
·         到結帳櫃台去會有志工幫你包裝
·         如果你有能力的話,歡迎捐款給我們
·         記得自備購物袋!



7. 這些食物從哪裡來?
在這裡所有的食物跟產品都是由雪梨附近的友善店家供應的,有咖啡廳、麵包店、超市還有中盤商等等。


8. 捐款會用在甚麼地方?
所有的捐款收入都會用來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澳洲人,所有的食物跟物資都是來自無償的捐贈,包跨這整個空間!這代表著你所捐的每一塊澳幣都能讓我們供應兩餐給這個國家需要幫助的弱勢。

9. 為什麼要開這間剩食超市?
很多個理由,

  • 讓大家都能夠取得這些原本會被浪費掉的食物,尤其是那些處境艱難的人們
  • 減少澳洲的食物浪費並為人們供應充足的營養 
  • 為OzHarvest募款好讓我們有辦法繼續回收及分配被浪費掉的食物。
  • 這是一個創新而且有效的方法好讓我們能夠重新分配那些營養但原本會被浪費掉的食物。



這是澳洲第一間剩食超市嗎?
是的,這是第一間遵循「帶走你需要的,支付你能夠的」理念的案例。我們是受2016年在丹麥的剩食超市所啟發的。 



那些食物可以捐,那些食物不收?
收: 不須冷藏的食物:罐頭、義大利麵、餅乾、保久乳、麥片、茶葉/咖啡、抹醬/果醬等

不收: 冷凍食品、肉類、熟食、開過包裝的食物、海鮮、麵包、派、乳製品、三明治等


  
可以捐贈過了”有效期限”的食物嗎?
不可以,很不幸的是過了有效期限的食物已經有食物安全的疑慮了,然而,有些肉類在冷凍的狀況下仍然是安全的。


我可以捐贈過了”賞味期限”的食物嗎?
可以!如果食物的狀況很好而且也安全,我們是可以接受某些過了賞味期限的食物的。原則上來說,三個月內都沒甚麼問題,不過請記得要先跟我們討論過。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對你自己的人生,你選擇對不起別人,還是對不起你自己?

「你爸爸媽媽都支持你在做的事情嗎?」這大概是我這一兩年來最常被問到的問題

支持我做什麼事情?是支持我舉辦白吃野餐、免費商店?還是支持我到處搭便車、睡沙發?是支持我做沙發客來上課帶外國旅人到偏鄉學校?還是支持我出一本沒有版稅的無價書? 


不過呢,我猜人們真正想問的,應該是我家人是否支持我大學畢業服完役後卻不去上班工作賺錢,反而到處旅行做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情。


要我自己形容的話,我會覺得很多人心裡面應該都會覺得:「這傢伙做的事情好酷,但拜託千萬不要是我家小孩......」


實際上呢?我的家人其實並沒有真的支持我......只是他們不會反對或阻止而已。


我會說,很幸運的是,我來自一個就台灣標準來說,相對開放的家庭,即便我家人真的並沒有打從心底支持我想要做的事情,他們也不會試圖阻止我。

然而,之所以能夠如此,其實更應該說是我們從小到大不斷溝通的成果。

當我們年紀小的時候,甚麼都不懂,我們聽著父母的指導,走在他們認為幸福又安全的道路上,當我們漸漸的成長,成熟,開始有辦法思考的時候,我們開始發現,我們想要走的路線跟父母希望我們走的路線開始出現分歧,早一點可能是高中大學要念甚麼,晚一點可能是工作或是情人要怎麼找,總有一天,雙方的期待會出現分歧,這樣子的不同要怎麼處理?

我請我老爸老媽想像一下,現在有兩條路,一條是他們想要的,一條是我們想要的。如果我們照著他們想要的路去走,然後成功了,那當然很好,雖然我們可能會留有一點遺憾,但仍舊不是甚麼壞事;但如果我們照著他們想要的路去走,結果卻失敗的話呢?我們很可能會把責任都歸在老爸老媽身上,而不去思考是否是因為我們自己不夠努力或是不夠用心,因為誰叫那是他們叫我們這麼做的?

那麼,換個方式想,如果我們選擇走我們自己想要的那條路的話呢?

也許,雖然我們經驗不足,有點魯莽,但如果還真的讓我們成功了呢?
這並不代表我們是在否定父母,我們只是想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方式很好,但我們這樣子也不錯不是嗎?我們相信大部分的父母,其實就只是希望孩子能夠過得開心而已。

不過,今天大家最怕的,其實就是第四種結果,如果我們走自己想走的路,卻失敗了怎麼辦?

如果我們為自己做了選擇,然後失敗了,那我們自己會很清楚自己這樣子是行不通的,我們就會很清楚:老爸老媽是對的。我們同時也會知道,我們必須自己為自己負責,因為那是我們自己做的決定。

在許多家長的眼裡,自己的小孩永遠都是長不大的小孩,永遠不敢讓他們負責,但我會說,只有放手讓小孩學會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他們才有可能真的長大成人阿。

所以,雖然我家人的心裡其實不完全認同我的一些想法或行為,但是他們會選擇放手不管,讓社會和時間來證明。簡單來講,他們就是在一旁看好戲等著我破產啦。

可惜的是,他們一直以來都還無法如願。不過也因為如此,漸漸的,他們就習慣了這樣子的我。



每個人在面臨人生中各式各樣的選擇時,常常都會遇到兩種選擇:「對不起別人」的選擇,跟「對不起自己」的選擇。


也許學藝術會對不起父母,但為了父母去當醫生又對不起自己;

也許去國外闖蕩會對不起情人,但為了情人放棄自己的夢想又對不起自己;

也許在社交場合不喝酒應酬會對不起客戶,但為了生意搞壞了健康卻真的對不起自己的身子。


然而,在我的認知裡,絕大部分的台灣人……往往會選擇「對不起自己」的那個選擇,而且還是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應該要選擇「對不起自己」。我不覺得這是好事,因為這樣的人,往往也會在事後理所當然的要求其他人做對不起他們自己的事情。




我真的很幸運,生在一個有條件能夠選擇對得起自己的環境裡頭,我不斷地重複說著我很幸運,因為我知道,對許多人來說,他們家人的觀念並有那麼容易就能改變,我也真的想不到一個所有人都通用的解答……

但至少,我們可以從我們自己開始,終止這一條一脈承襲下來的鎖鏈,

讓自己成為一個放手讓孩子飛翔的父母、

一個支持情人追尋夢想的伴侶,

以及一個不用道德或文化來強迫他人的公民。


發現我好像沒有在部落格中分享過誰來晚餐的影片,有興趣認識我家人的話可以來看看^^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沙發客來上課:以色列人會怕ISIS嗎?

「你好,我是Ory,三十四歲,來自以色列的特拉維夫,我下個月會來台灣旅行一個月,前面十天會和我老婆一起環島,她本身是一個俄羅斯裔的婚紗設計師,我老婆回去之後,我想要自己在台灣繼續探索一段時間,剛好看到你們的計畫,請問我有機會去參與嗎?」









Ory
,是第一個因為在網路上看到文章而決定參加沙發客來上課的外國人,而他自己其實從來沒有用過沙發衝浪旅行過,某方面來說,我成了他在台灣的旅遊顧問幫他規劃行程,幾個禮拜之後,我帶著Ory來到了大埤國中。



因為Ory之前在以色列主要就是在教數學、畫畫和電腦,所以站在講台上非常自然,他很自在的一邊用粉筆在黑板上畫畫,配上生動地圖畫,一邊跟學生們介紹以色列。





「請問以色列人會怕ISIS嗎?」學生們聽到Ory來自以色列,好奇這個被穆斯林國家環繞的國家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或者說,他們很想知道當時那個整天在新聞上砍人頭的組織到底在幹嘛。


Ory回答:「首先,當然ISIS裡的成員都是穆斯林,但是不要把穆斯林都當成ISIS,這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基督教的人怕ISIS,猶太人怕ISIS,但是穆斯林.....也同樣懼怕ISIS阿。ISIS攻擊的並不是非伊斯蘭教的人,而是反對ISIS的人,即便他們都是穆斯林。我們以色列跟穆斯林的確也一直都有很多衝突,但是.....我不會稱穆斯林ISIS......因為這樣子的說法很不尊重這世界上其他的穆斯林們。」


「那巴勒斯坦呢?」接著是老師代替學生發問。


「其實我越是深入了解,越是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我在以色列從小到大所收到的訊息,都是巴勒斯坦人很可憐,他們被控制了,我們必須要想辦法把他們解救出來,幫助他們。你們會聽到以色列軍隊攻擊巴勒斯坦的學校或是醫院,但那是因為他們先對我們發射飛彈,而他們的軍人就躲在學校和醫院裏頭,但即便如此,我們還是真的做了那些事。」Ory說。

我在心裡頭默默浮現中國人民滿懷熱血的想要解放台灣,或是之前台灣人們慷慨激昂的喊著要去解救大陸同胞……我想到我在克羅埃西亞常聽到當地人說塞爾維亞人很危險,他們之前殺了很多克羅埃西亞人,也聽到一個長年被克羅埃西亞人排擠的塞爾維亞人說,他最要好的朋友就是被克羅埃西亞人殺死的……

誰對誰錯很重要嗎?這個世上許多問題不就是源自於彼此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嗎?


在結束之前,Ory拿出了一幅一幅的圖畫,說要送給學生們,那是一張張用英文或是希伯來文寫著TaiwanIsrael,畫著圖畫、貼著亮片,看起來是出自幼稚園小孩的美勞作業。


「這些是我在以色列那邊學生們做的作品,他們知道我要來台灣以後都叫我記得代替他們問好,所以我就讓他們自己畫一些圖讓我帶過來送給台灣的學生。」

他竟然真的從以色列把這些小朋友的禮物送到雲林來。



下一堂課,我們帶Ory到美術教室,上了一堂拓印畫美術課。





晚上,我跟Ory一起到了學校的老師家裡借宿。
「那麼,你覺得台灣學校跟以色列那邊有沒有甚麼不一樣?」我問。

「還蠻多不一樣的耶,你們學校超棒的,會讓學生負責打掃自己的教室,還有校園也有劃分他們負責打掃的區域,我們那邊全部都是交由校園裡的清潔員來負責的。還有,我們學校沒有午睡這種東西,學生吃完飯就是出去打球或是找同學打架.....小男孩不打架怎麼成為男人,雖然我覺得你們讓學生睡覺也是個不錯的想法阿。」


「感覺像是美國那樣吧?」


「對,不可否認的,以色列受美國影響很深,他們提供我們武器,我們提供他們技術。但是,那種美式的文化還是很恐怖,你隨便看一下各國的狀況就知道了,幾乎世界各地的傳統飲食都很美味也很健康,可是現在發展得比較好比較有錢的城市,飲食文化幾乎都被破壞殆盡了,只剩下一大堆的糖、鹽、油脂和肉類的糟糕食物,然後一大堆人因此生病再花了一大堆錢來看醫生。」



之後,Ory還有好幾天的時間,我最後決定讓去台東孩子的書屋跟那邊的學生玩。當天晚上,我問他在那邊過得如何,Ory非常激動地跟我說:「你知道嗎?你說的這個書屋跟我在以色列做的事情幾乎一模一樣!我們那邊也是在幫那些爸媽要工作或是單親的小孩子課輔、陪他們玩,也有提供他們晚餐,我帶來的那些圖畫,就是那些弱勢學生們做的,我覺得我好像來到了一個平行的時空,我完全無法想像在離以色列這麼遠的地方,會有這樣一個地方在做著同樣的事情,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Ory帶著書屋的孩子們一起畫了一面牆壁,成了他到此一遊的證明,結束了書屋的行程之後,Ory又跑回我們家借宿,然後堅持要請我們吃他最喜歡的台灣美食…..鼎泰豐。


「我回去以色列以後,就要開始修教育學程了,這樣我之後就有辦法到國小裏頭去當一個真的老師了。」Ory一邊說一邊點了他唯一能吃的雞肉小籠包。


「所以你之前教學生都不算是老師嗎?」我問。


「其實不太算是,我算是去那邊幫忙當義工的,雖然我也做好幾年了?」Ory說的同時,也聽出了我真正想問的問題:「我二十幾歲的時候,出了一場非常嚴重的車禍,骨頭斷了一大堆,在醫院裡頭昏迷了好長一段時間,後來,我在醫院裡躺了三年,才終於可以離開醫院自己生活。我有重大傷害的身分,所以每個月會有來自保險或是政府的收入,我的確不太需要去工作,也可以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可是我不想要這樣,就因為之前曾經死過一次,對我來說,能夠回到社會就像是又多活了一次的感覺,我希望我這一次的生命,能夠活得更有價值一點,不只是對我,同時對其他人來說也是。」



兩個月後,我收到了一封來自Ory的訊息:「嗨,我可以跟你多要一些我在台灣學校的照片嗎?我下個禮拜要在特拉維夫跟這邊的學校還有類似書屋的機構老師們介紹我在台灣的經驗,像是去你們學校分享以及去拜訪孩子的書屋的故事,也許將來你到以色列的時候,這邊就會有老師找你過來跟我們的學生分享了。」


「太好了,希望我之後去拜訪的時候,能夠跟你們那邊的學生一起掃地。」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用搜尋引擎來種樹:Ecosia

我想邀請大家試著更換一下平常在用的搜尋引擎,為什麼?

網際網路需要大量的電力來維持運作,而且是數十億人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即便多數人無法察覺,但累積出來的消耗量其實非常驚人。換句話說,上網同時也產生了大量的碳排放,但我們很難因此捨棄使用網路,我覺得也沒那個必要做到這麼極端。



Ecosia是一個搜尋引擎,跟Google及Yahoo一樣,他們收入主要來自民眾使用的流量所產生的廣告收入,雖然絕大部分的人們根本不太清楚Google或臉書這類的公司到底是怎麼賺錢的......

但比較不一樣的是,Ecosia將他們至少八成的收入都拿去布吉納法索的沙漠裡種樹。而且,不是隨便種了就散人的那種觀光活動,是真的聘請當地人去種樹,讓當地的男人跟女人有辦法在照顧自己家園的同時還有收入,這也代表著更多的學生得以有機會去上學,最神奇的是,他們在沙漠中所種下的樹,存活率竟然可以高達70%。

不過,這麼一個有趣的商業創新,起因竟是來自一個環球旅行。


Ecosia的創辦人Cristian在畢業後,決定到世界各地旅行,尋找能夠對社會帶來正向改變的商業模式,他到了印度、泰國和尼泊爾,他嘗試著成立一個當地的搜尋引擎,可惜因為當地一天只有四個小時的供電而以失敗結案。後來,他在阿根廷及巴西的日子讓他意識到各地沙漠化的嚴重性,於是決定在環遊世界結束後,回到柏林,找了夥伴創辦了Ecosia。








每個月,他們都會公開他們的收據及商業報告,網站上很清楚地列出他們的捐款、用戶量以及種了多少棵樹,目前為止,他們已經種了六百多萬棵樹(而且數字還一直在跑),每十一秒鐘他們就會多種一棵樹。很簡單的,只要將Ecosia的網站設成首頁或是放到我的最愛上,也可以直接將它安裝到Chrome,試著在想要搜尋資料時,先試試用Ecosia來搜尋。雖然,我覺得認真要比的話,google還是比較好用太多了,不過一般日常會用到的搜尋,其實Ecosia就已經非常夠用了。


即便沒有點廣告或是都把廣告擋掉了也沒關係,只要每搜尋一筆資料,他們都還是會有廣告收入,而你所貢獻的樹有幾棵就會顯示在右上角。

"We want to create a world where the environment no longer needs protecting."(我們想要創造一個環境不需要被保護的世界)


在我看來,他們真的是一間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的企業,而不是在賺了錢之後才在考慮拿多少錢來應付企業社會責任。

也許現階段我們解決不了網路用電的問題,但至少Ecosia提供了我們一個相對負責任的選擇。目前為止,我很樂意相信他們。

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不是老師,我們還能為教育做些甚麼:新夢See More

離開學校之後,我開始在台灣各地環島,有時候在有機農場打雜,有時候幫忙自然建築的協力造屋,有時候也到學校或是部落書屋幫忙課輔或是簡單教一些英文,同時,也開始被邀請到各地的學校去分享。

我也許沒辦法帶外國人去每一所學校,但是我可以帶著他們的故事去跟各地的學生或老師分享。





然而,走了一圈下來,還是有一些問題出現……學校太多了根本跑不完。


同時,我們也發現,台灣每一所學校都需要舉辦各式各樣的講座:生命教育、環境教育、生涯規劃等各式各樣的活動都需要講師。但好的講師通常都住在大城市,他們會覺得自己接台北或是附近的講座就好了,幹嘛要特地花好三四個小時坐火車或是高鐵在轉車到偏鄉學校?分享兩個小時後再花好幾個小時回來,就算有車馬費講師們也常常不太願意。更何況,偏鄉的學校資源已經相對缺乏了,辦講座的成本卻又比都市學校高。


不過,當我們說偏鄉的時候,我們指的並不是那種坐落在地處偏遠、人口稀少、風景優美的小校,這些所謂的明星偏鄉長久以來已經承受了太多來自各界強勢的善意了,但不斷湧入的資金、書籍、電腦和食物,這種贈送、感謝、拍照、閃人的公益善心,往往卻不一定能真的幫到學生。

書籍不斷的湧入,但學生不看書就是在那邊不斷地堆著;

有了電腦但沒有人教,學生就是拿來上網玩遊戲;

食物則是最可怕的事情,人們捐了各式各樣的點心餅乾去給偏鄉學生,這些不斷湧入的食物,讓有些學生從不覺得應該要珍惜食物,而有些學生則被那些垃圾食物毀掉了健康。三餐只能夠吃這些別人捐助的垃圾食物,讓最弱勢的學生成為肥胖風險最高的族群,這是非常荒謬的事情。




所以,當我們說偏鄉,我們指的其實是那些不山不市,不是山區、不是市區,鮮少被關注到或是缺乏資源的學校。

當我們說缺乏資源,我們指的並不是缺乏食物、電腦或是資金。我們指的資源,是那些能夠啟發學生對生命或對學習熱忱的資源,這些資源可能是一本書、一位老師或是一位能夠影響學生的人。

當我們說能夠影響學生的人,我們指的並不一定是那些在政治、經濟或是學術上功成名就的大人物,而是那些曾經跟學生們一樣對生命感到疑惑或迷惘的青年朋友們,在現今的社會現實挑戰下,仍努力實踐自己理想並走出自己道路的小人物們。

我們發現我們周圍有許多這樣子的年輕朋友,這些人並不是老師,但仍然期待著能夠為教育做些甚麼。

我們都曾懵懵懂懂的在校園內徬徨著人生,我們也許有各自專精的領域,但我們其實不完全清楚自己學那些東西到底要幹嘛......

後來,我們之中,有些人開始去旅行、去國外工作、有些人自己創業,開始用自己的方式這個社會上創造自己的人生,我們漸漸地發現,我們在學校之外所學到的東西跟從課本裡學來的東西根本完全不能比。

我們學到了許多...我們真心希望自己在學生時期就能夠知道的事情。

同時,我們也漸漸地意識到,各行各業都有各自的問題,但卻不是各自獨立無關的問題,所有的問題其實都盤根錯節在一起,推到最源頭,許多人開始同意......"教育",可能是所有問題共通的核心。






於是,2016年,我們一群夥伴成立了台灣新夢See More協會,募集並培訓各個帶著故事的小人物們,讓他們不只是成為一位講師,帶著自己的故事到台灣各地的偏鄉國中影響學生們;更在講座後留下來陪伴學生,與學生們對話,幫助學生們找到力量,讓他們有勇氣去實現屬於自己的未來。


我的故事也許能影響到某些學生,但不可能影響到全部,正因為如此,我們才需要更多不一樣的人,讓各式各樣的學生都有機會遇到能夠為他帶來改變的一個故事。
路一直以來都不只有一條,我們並不是要給學生看一條最好的路,而是想讓學生看看各式各樣的路,讓他們去思考,然後做自己的選擇,去走一條最適合自己的路。


我們想讓學生們看看各式各樣的生活方式,他們的未來其實也有著各式各樣的可能性的。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英國有「真的垃圾食物計畫」,美國有「食物不是炸彈」,那台灣呢?台灣有七喜廚房阿。

「從我會騎機車開始,每次只要我在路上看到有人在推機車,我都會停下來詢問他要不要幫忙,也許是載他去機車行或是去加油站裝油回來給他們,幾年下來應該也有十來次了吧。

我有非常多想做的事情,比如說之前設計紙膠帶給街賣者販售或是現在這間餐廳,之所以用印度咖哩是因為我覺得這是對人體最友善的料理方式,同時,我也希望能用這邊的收入來給街友供餐,晚上就讓大家來共食做剩食餐廳,讓大家來幫我把咖哩和薑黃飯給吃完,然後讓大家自由定價,也可以以勞務做交換,像是幫我洗碗。

我並不想要賺大錢,只要能打平這間店的收入就好了。只是,難免會遇到難關,尤其是前幾個月,身上的負債加上店內的開銷讓我整個覺得我快撐不下去了。可是,就在那個時候,我突然發現我的戶頭裡莫名其妙多了五千塊錢,我並沒有接到任何訂單阿。

過了幾天,我收到了一封信,是一個之前曾經跟我買過紙膠帶的女孩,她說她不久前買了我的紙膠帶回去,她母親看到了就念她說怎麼又亂買東西,她跟她母親說這次沒有,這個紙膠帶是很有意義的,她開始跟她母親介紹七喜在做的事情,她母親邊聽邊說,怎麼這個女生也叫七喜,之前也遇到一個叫七喜的女生,看到她機車沒油了,就跑去幫裝了五十塊錢的油來給她,也不要她的錢,留下名字後就走掉了。


信的最後面,是那位母親寫的一小段話:你好,我雖然跟你只有一面之緣,我也不太清楚你到底在做甚麼,不過覺得應該是很有意義的事情,希望你繼續做下去,謝謝你之前送我的那罐油,我現在百倍奉還給你。」





一邊吃咖哩一邊聽七喜說她的故事,我終於看到台中出現一間理念這麼相近的餐廳了。他們盡可能用菜市場的醜蔬果做成咖哩來供餐,午餐的收入讓他們得以支付街友供餐的活動。晚上則成了邀請大家來共食,自由定價的剩食餐廳,晚上的共食餐點:除了中午沒賣完的咖哩和薑黃飯,還會不時出現附近友店提供的豆漿、豆腐或麵包,甚至是其他來共食的朋友們帶過來的食材。

吃完飯以後,原本互相不認識的食客們留下來一起玩桌遊,一起聊天,離開前,自己決定要用甚麼方式付費,可以選擇幫忙洗碗、掃廁所等雜物,也可以投錢,要投多少就投多少。

在這個空間裡,每一個人,都可以用最適合自己的方式為這個空間付出。





每天切著食材,煮著咖哩,七喜說她每天都在做重複的事情,一邊覺得很煩,一邊又得告訴自己:「撐下去,這是改變世界的咖哩阿。」

也許就像他們工作室的名稱一樣,這根本就是只有憨人才會做的事情,但也正因為這些憨人一直堅持做的傻事,一步一步的向社會證明,這個社會真正需要的,其實不一定是更多厲害的聰明人,而是多一點充滿傻勁的憨人。


四年前,我剛從克羅埃西亞回來,剛開始跟人們介紹我們在歐洲跟菜市場要菜的故事時,人們常常會覺得:那只有在歐洲,在台灣是不可能的。

現在,四年過去了,台灣真的有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剩食、格外品、醜蔬果,也真的開始有人去跟菜市場的攤販回收賣不掉的蔬菜水果,甚至,真的出現了一間自由定價的剩食餐廳。


許多時候,我們知道了澳洲有「自由定價餐廳」、英國有「真的垃圾食物計畫」、荷蘭有「迪斯可湯」、美國有「食物不是炸彈」......但其實台灣也有七喜廚房阿!


運作了快要一年,現在七喜廚房真的每天都有志工到菜市場去回收蔬菜水果,攤販們也都認識他們了,每天都有非常大量的蔬菜,常常他們自己也煮不完,就在下午時放在門口讓大家免費拿菜。


photo credit:七喜廚房


晚餐的時候,則由每天負責的大廚們料理那些蔬菜,用自助餐的方式讓大家要吃多少就吃多少,還可以包回去當隔天便當。


七喜廚房現在成了我常常帶沙發客來吃飯的地方,一方面我可以跟他們介紹剩食餐廳,絕大多數的外國人都非常感興趣,覺得這是他們在台中遇到最酷的地方,一方面則是因為常常遇到吃素的沙發客,而七喜廚房這邊的食物幾乎都是蔬菜,雖然說,偶爾還是會有人提供肉類的。



在剩食餐廳裡頭,並沒有弱勢的存在,無論甚麼樣的收入,甚麼樣的工作,都能夠來剩食餐廳填飽肚子,食物漸漸上軌道了。


那下一步呢……





幾個禮拜前,七喜廚房的募資計劃出來了,他們打算開啟第二間七喜廚房,好讓他們有辦法去處理更多的剩食,有興趣關注剩食議題的,歡迎去支持他們的募資計畫喔。

募資連結: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15325




你真正該擔心的,並不是菜市場拿不到菜
而是拿到的菜多到你根本處理不完。






七喜廚房現在也是空屋筆記的無價書據點之一喔,不過聽說都已經被拿完了就是了......

2017年1月26日 星期四

在故事開始之前:如果空屋筆記真的變成一本書


在我們這個世代,我們從小被教育著必須不斷地與人競爭、不斷地往上爬,才有可能存活下來。食物很貴、東西很貴、房價更貴,我們必須要死命地工作、賺錢,然後買這個、買那個才可以。但同時,我們消耗了一大堆資源買過來的東西,往往卻沒有被好好的利用,買回來的東西過沒多久就成了家中的垃圾,堆著佔據著昂貴的狹小空間。



食物越生產越多,浪費掉的也越來越多;房子越蓋越多,住得起房子的人卻越來越少;文明越來越進步,我們卻一點都沒有過得比以前開心。

在我眼裡,問題並不是出在人類的自私。

對我來說,多數人之所以視錢如命,並不是因為他們內心貪婪,他們其實就只是想要過更好的生活,而金錢,是他們唯一知道的方式。



問題並不在於金錢,而在於金錢成了唯一的選擇,這才是問題。

當我人在克羅埃西亞的時候,曾跟著一群不上班、不花錢,盡可能不消耗資源的無政府主義者們一起生活。那些人身上都沒甚麼錢,卻能在都市裡頭很自在地活著,並且有非常多的時間能夠幫助其他人。我們成立了一個免費商店,邀請大家把家裡閒置的東西帶過來,並自由地取用自己需要的東西。




那些人的理念深深影響了我,那是我想嘗試的方式:一種不需要很厲害、很有錢、很有權力,而是任何人,都能夠做到的改變。


回到台灣後,我開始撰寫那些人們的生活方式,我開始想在台灣各地成立無數個小小的免費商店,並將免費商店那種以「無條件贈送」來取代金錢買賣的概念,並套用到物品以外的其他地方。比如從東西到食物、技能、交通以及住宿等等,其實都有不用花錢、不用消耗資源、而且很好玩的替代方式。




我想透過這種不需要任何成本的行動,讓原本會被浪費掉的資源能夠有機會被好好利用,同時也從各方面降低在這個社會上生活所需要的基本開銷,讓人們得以從金錢的束縛中解脫出來。

人們總問我為何要妄想著不花錢改變世界,

因為,一個不花錢的選擇,及代表著這件事情本身並沒有門檻,也就是說:任何人都有辦法改變世界我想要讓大家知道,我們絕對有辦法用更少的資源、過著更好的生活。


然而,在許多人的眼裡,台灣是個鬼島,台灣人很冷漠、很自私,我講的東西似乎太不現實了。於是,我開始在台灣環島,無條件地幫忙任何人做我能做的事情。結果,真的不斷地有人願意不求回報地幫助我,讓我搭便車或是邀請我去吃飯。我開始紀錄這些車主的故事,讓人們重新去看待這些常常被我們當成壞人的陌生人們。


嚴格說起來,我只是一個到處講話、寫文章的部落客。能夠影響得到的人,其實也只有平常有關注我的人而已。但是在一連串白吃的野餐活動後,開始有各地的人們自行在當地舉辦免費市集或是免費商店,從去年到現在,在全台各地已經有二十幾個自發性的免費商店和市集。而他們才是有辦法影響到那些叔叔、阿姨、老人或是小孩這些我接觸不到的族群。


由於我們的理念是盡可能不投資任何成本,而且大家都把這件事情當成遊戲,而不是工作,所以不會感到壓力,也沒甚麼好擔心失敗的。


但是,如果當有這樣概念的地方越來越多,如果食物、東西、交通、知識這些原本我們覺得一定要用錢買的東西,都漸漸有了替代方案,人們在這個社會中所需的基本開銷可能也會越來越低。當人們發現不用逼著自己做薪水高、卻不喜歡的工作,而還是有可能可以輕鬆自在地生活時,他才有可能去思考:是不是可以去做一些也許收入比較低,但那是他真正喜歡的工作、或是對社會更有意義的事情。



當人們不再被金錢制約時,他們才能真正的自由,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然後把錢花在真正重要的地方,並且做最有效率的應用。




現在,我把之前部落格的內容都收錄在這本書裡頭。這不是一般的書,而是一本「無價書」。這本書自由定價,要付多少錢就付多少錢,但是這本書只能夠被拿來閱讀,不能夠被擁有。我希望讀者閱讀完後,在空白頁簽名、留言,然後把這本書拿給下一位想讀的人,並請他看完後同樣簽名留言、再傳給下一個人。這樣一來,這本書不會因為被一個人看過就變成進入書本的墳場——書櫃,反而會因為被不同的人看過、留下不同的痕跡,即便是原本相同的兩本書,最後也會因為被不同的人閱讀過而各自成為獨一無二的無價書。



我想透過這樣的模式,用最少的紙張給最多的人閱讀,也讓人們看看出版的另外一種可能性。




...............................................................................................................................

現在,空屋筆記的無價書已經真的被印刷出來了,

想要閱讀的人,有幾種方式:
1. 透過SOS的募資平台訂購無價書,我會將書寄過去。(已在4/1截止)
( https://sosreader.com/project/house_note/ )
2. 用自己覺得有趣、合適的方式定價,選擇無價書據點,然後自行去取書。(已經在2/22日截止)
表單連結:https://goo.gl/forms/8g29JXn0DpraBoy02


3. 自行去台灣各地的無價書據點看看有沒有待閱中的無價書,透過自由支持據點的方式來取書。

總之,我真的非常希望大家能夠乖乖地將這些書慢慢得傳遞下去,我期待著看到這本書能夠為這個社會所帶來的一絲絲影響。

如果,大家選擇把書收藏,不願意傳下去的話,我會非常難過的。

不過也就只是非常難過而已啦XD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用雙手蓋起一百棟房子的女人




當我在城市認識我丈夫的時候,

他在一間大公司上班,我則兼兩份工作,

賺錢花錢賺錢花錢.....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我有錢的時候我卻開心不了。
看著年紀大的人,五十五、五十六歲的人,他們都生病了,他們有錢,但是錢都拿去給醫院和醫生了.....

當我回到村子裡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人們開始使用化學藥劑,以前,你在每個地方都可以直接取水來喝,但現在不行了,我問為什麼

人們說:他們不知道那是有危險的

土建築很簡單的,有些人很努力很努力的工作,工作二十年三十年,卻不購買一間房子,用土蓋房子很簡單的,只要一個月兩個月就蓋得起來,我蓋給我自己、蓋給學校、蓋給老人們。

有土地,就可以蓋房子,有種子,就可以生產食物,很簡單的。

人們問我為什麼要種花

我說:當你跟老公吵架的時候,你很生氣,你看到花,花很漂亮,你就好了。

..............................................................................................

超可愛的大姊,讓人想到之前Panpan生態村的TED演講
(生活是很簡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