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沙發客來上課:金字塔怎麼說?(Derek)

離開學校後,開始在台灣各處生活,在台南找朋友時,意外認識了來自美國的Derek,這個中文名字叫做岳凱的黑人男生一出口說話竟然直接就是超流利的中文,瞬間把我嚇個半死。



「你中文怎麼這麼好啊?」我問他。




「喔,我因為Teach for China(為中國而教)的計畫被派到雲南教英文,我待的那間學校裏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跟我講英文,包括英文老師也不敢。所以我就只好很認真地學,然後反正我上課在教小朋友英文的時候,他們也會教我中文……所以我就漸漸學會講中文了。」Derek說,我聽完馬上詢問他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學校跟學生聊天,反正我也想回去看看。Derek聽了也很興奮的跟我說他很有興趣來看看不同地方的學生。





兩天後,我們真的就約在火車站,一起以客人的身分讓老師給帶回學校。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邀請真的「老師」過來分享,我也很意外Derek竟然會答應來學校,他跟我說他在雲南那邊其實教得有點疲憊,所以他才一改完期末考考卷馬上跑到台灣來場充電旅行。





我覺得平常工作就是面對學生的老師們,跟學生互動或是分享這類的事情對他們來說應該一點都不新鮮,甚至可能還有點無聊。然而,幾堂課下來,Derek卻顯得非常輕鬆自在,他身上有著豐厚的英文教學經驗,他知道怎麼用學生們學過的單字和文法敘述給他們聽,也知道怎麼讓學生自然而然的跟著他復誦,當然,他也可以講一句英文,接著再接一句中文自己翻譯給學生聽。



我問他出來旅行還要上課會不會覺得無聊,Derek跟我說:「不會啊,雖然是幾乎一樣的事情,但是心態不一樣,我在你們這邊還是在度假,我不是你們這邊的老師,我不用去擔心自己教得好不好,學生的成績有沒有跟上,更不用去擔心其他老師或是督學會來給我打分數,所以也就不會累阿。」



這大概是我所帶過最輕鬆的一次沙發客來上課,因為根本沒有我出場的必要,Derek跟學生分享自己在迦納出生,小時候搬到美國生活,後來到了日本學日文,又跑到了中國雲南教起了英文來,他試著把一個一個學生單獨揪出來然後引導學生跟他對話,雖然也常常出現很爆笑的對話。








不過,令Derek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國一的小男生。



Derek:「If you can travel,where do you want to go?」(如果可以去旅行,你想去哪裡?)



小男生:「Egypt…I want to go to Egypt.」(埃及,我想要去埃及)



Derek:「Why do you want to go to Egypt? What do you want to see?」(你為什麼想去埃及?你想看甚麼東西?)



小男生抓了抓頭,ㄟ了好幾秒,然後突然迸出一句:「Triangle building」(三角形的建築)



Derek聽了超開心的:「Oh pyramid!」(喔,金字塔!)



他事後一直跟我說他超喜歡這段的。多數的國中生,尤其是國一的學生應該都不知道金字塔的英文怎麼說,但是他試著用自己腦海裏面現有的單字去拼湊出來一個也許不完全正確,但是人們絕對可以理解他再說甚麼的詞彙。Derek理解了以後,再跟他說正確的說法,他馬上就學會了阿,而且一定印象深刻。




當天晚上,我和Derek住到了老師家,陪小朋友們畫畫…..和胡鬧。





隔天早上,我成功說服了Derek跟我一起搭便車北上,我們甚至還跑到學校去叫學生幫我們寫紙板,然後就讓老師載到交流道去一起搭。




「Derek你知道嗎?你如果你想用沙發衝浪來體驗當地文化,認識當地人的話,那你可能要調整一下你的觀念了。」一邊舉著板子,我一邊跟Derek說。



「怎麼會?沙發衝浪的宗旨不就是要體驗當地文化嗎?」Derek有點驚訝的問。



「曾經有一個德國沙發客跟我這麼說過,你知道常態分佈的高斯曲線吧,如果你要體驗當地一般生活的話,我們指的通常會是曲線中間那個佔了六七十趴的部分,但是,如果你用沙發衝浪,你會遇到的沙發客們往往都是高斯曲線兩旁的極少數人。」我說。



「真的嗎?所以你也不是正常人喔?」



「看情形吧,你想想看,你這次來台灣所認識的人裏頭,就有超過半數的人是會搭便車的,難道你覺得台灣人有一半都會搭便車嗎?」



「可是我是正常人阿!」Derek大喊。





我抬了抬眉毛,跟這個拿著中文牌子正對著來車們比大拇指微笑的黑人男生說:「喔,一個會講西班牙文、日文和中文,然後在中國雲南一個小村落裡頭教英文的黑人,真的是再正常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