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7日 星期二

Free tour:免費導覽






「如果等下有人問我跟你是甚關係的話,不要說你是找我來當導覽的,就說你是我朋友或是沙發客就好了」在火車站見面寒暄完後,Zenid將帽子壓低跟我這麼說。



「OK阿,反正我們本來就是沙發客的朋友阿。」我笑著回他。

來到薩格勒布的前一晚,我在沙發衝浪上看到一個叫Zenid的人在做免費導覽,便很興奮的去詢問了,一方面我對薩格勒布完全不了解,另一方面則是我對免費導覽這件事情真的非常好奇。兩天後,我就去參加了這個免費導覽的活動,

Zenid,是一個克羅埃西亞新聞系大六的學生,為什麼念到大六?新聞系這麼難念嗎?

「當然不難念,只是我現在在一間報社打工當記者,如果我畢業,一失去了學生身分,我公司就無法負擔我的勞保、健保,他們就不會用我了,所以我得想盡辦法不讓自己畢業。」Zenid這樣跟我說。為了要工作而延畢……這種理由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Zenid講得真的很好,走在上下城區信手拈來都是有趣的歷史和容易忽視的巧思,像是隱藏在整座城市各個角落得九大行星,城市中唯一幾個還在用人工點燈的路燈、以及藏在街角傳說中用來防止巫女的六芒星等等連當地人都不知道的故事,都絕對不輸專業導遊,甚至更甚之…….因為對象只有我一個人。




Zenid把客群鎖定在人數少的背包客,他到薩格勒布市區周圍的青年旅社去談,跟他們說如果房客有想要聽城市導覽的話可以打電話給他。然後他就用工作跟課餘的時間來導覽,名義上是免費的,但是如果他們覺得滿意也可以隨自己喜好給Zenid小費。免費導覽其實也可以稱做自由導覽,我當時沒給小費,而是請Zenid推薦一間他覺得不錯的餐廳我請他吃飯,結果那間餐廳變成我在克羅埃西亞除了學生餐廳外唯一會去的餐廳。





「為什麼你會想在薩格勒布做免費導覽?」我問他。

「在歐洲,幾乎每個稍微有點規模的城市都有人在做免費徒步導覽,他們是有組織的,每天都有固定幾個時間點都會有志工在固定地點免費帶遊客走路逛市區,柏林、布拉格、維也納都有。為什麼克羅埃西亞就是沒有?」Zenid說到:「在克羅埃西亞,一個專業的導遊一個小時要價至少二三十歐(約1000台幣),如果是一整團的觀光團那倒還好,像是一般自助旅行三五人的背包客根本負擔不起這種價錢。但是,其實這個城市多的是想要介紹外國朋友認識他們心愛城市的克羅埃西亞人啊。」

「那為什麼不要去考一張導遊執照?」我問他。

「考一張導遊執照要準備700歐(兩萬八台幣),我沒那個錢,而且我只是做好玩得而已,本來就不是要賺錢,我只在我有空的時間接待我喜歡的客人。」



雖然,他做的事情聽起來很棒,但是卻也遇到了許多麻煩。因為那個城市裡可是有著許多砸了700歐取得導遊執照的職業導覽員,即便Zenid的導覽的客群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可能會請職業導覽的散客,但是這種行為仍然引起了當地導遊的極度不滿。他們開始在網路上發文章攻擊免費導覽,說他們不專業、有危險、沒保障之類的,甚至曾在Zenid導覽的時候叫警察來趕他,好像如果沒有執照幫別人導覽被抓到也是要罰錢的。所以他一開始才叫我不要隨便跟別人講他在做免費導覽。



老師、醫生、工程師、公務員、廚師,各行各業都一樣。曾經,為了避免同業間術語的不同、技術的落差、不道德的行為,各個行業紛紛站出來成立公會,並訂立各式各樣的規範。總算到了今天,老師們上課的教材大同小異;醫生寫的病歷拿到每個醫院都看得懂;工程師計算的公式還有安全係數都有了規範;政府發案子不再靠關係而是公開的招標。無論要做甚麼行業只要有了那張執照,就代表了他有令人信服的技術。但同時,幾乎每個公會也都面臨了類似的問題,公會發展到最後,從原本為了員工福利而設變成了監視員工,甚至發展出了交易權利的行為。而原本是為了人員技術標準化的執照,現在卻是用來壟斷市場,沒有執照就不能做那份工作:沒醫生執照不能幫人看病、沒建築師執照不能蓋房子、沒教師證就不能教書、沒有機標章就不是有機。





當然,專業能力真的需要一個標準來認證,但是執照存在的目的似乎已經越來越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