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傢伙



2011年夏天,這傢伙在台灣走路環島,走著走著,竟恬不知恥的舉起大拇指搭便車,並瞬間放棄了徒步的初衷,轉而愛上了跟各種不同的陌生人邂逅,被車主帶回家裡,被警察帶回派出所睡覺,被餐廳裡的高中妹妹帶回家,因為下雨跑進路邊的餐廳躲雨順便幫忙打掃而被請吃飯。從那時開始,這傢伙發現,這世界似乎存在這另一種遊戲方式。

2012年的夏天,這傢伙放棄了去美國交流的機會,逕自殺往德國一路搭便車到丹麥、瑞典,一邊沙發衝浪一邊打工換宿,在搭便車的同時,傾聽車主們各式各樣的故事。



之後,他到了克羅埃西亞開始當交換生,卻因為沒有宿舍住跟著沙發客一起闖進了廢棄的屠宰場跟一群無政府主義者佔領空屋,在超市的垃圾桶前親身體悟到現代社會的浪費,開始吃麵包店賣剩的麵包菜市場賣剩的蔬菜,設立免費商店,並從一個不花錢的旅人身上第一次聽到禮物經濟,逐漸的,一步一步,成了Freegan。




回到台灣,從成大畢業,用半年的時間在農家打工換宿,並到了虎尾跟鳥建築人一起在農博園區生活,睡鷹架、湖邊,用火箭爐煮飯,同時,學習用泥土及竹子,蓋自然建築。







蓋完房子後不久,2014年初,這傢伙再度回到雲林,開始在國中的服役生活。無法自由的亂跑,只好透過接待沙發客們來解解悶,卻不小心開始帶著一個一個的沙發客到學校來跟學生聊天、分享。





如今,這傢伙已經從學校退伍,人們總問他之後想要幹嘛,他總胡亂地以去旅行來搪塞。雖然說在人們眼裡,不工作的人,就是不知道要幹嘛的人。


但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幹嘛,

他想去農場幫忙、學自然農法;

他想去環境友善的餐廳幫忙、學習料理、做麵包;

他想學水電、木工、蓋窯蓋灶,蓋自然建築;

他想去偏鄉或部落幫學生課輔、將各個漸漸被遺忘的技藝透過學習保存下來;

他想帶各個國家的旅人到台灣各地去幫忙,去認識觀光客認識不到的台灣,幫他們翻譯,順便學習各國的語言;

他想到處幫有意思的人事物紀錄寫故事、寫書並分享他們的故事。

這傢伙想免費的提供一切他可以貢獻的地方,但這傢伙不是聖人,從來就不是。他只是把自己教育成一個相信假裝自己是聖人可以讓自己跟他人都過得更開心的傻瓜。

他想找的,只是一個選擇,

一個任何人都可以重新考慮的選擇,
一個可以讓所有人都過得更好、更和諧、更開心的選擇;
一個對自己、家人、朋友、動物及環境都更溫柔的選擇。


這傢伙相信,一個將自己當成禮物無條件送給社會的人,這個社會的人們是不會讓他餓死的,同時,他也相信人們會很樂意幫這傢伙照顧他的家人的。



但如果,這個社會真的讓這傢伙餓死了…….那也罷,那樣子的社會還有甚麼好值得活的?


這傢伙一直都知道自己要幹嘛,一直都很清楚。



等到他不知道要幹嘛時,他才會乖乖去找工作。